文/陈春海

我很喜欢作家张爱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:“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惟有轻轻问一声,噢,你也在这里吗?”——题记

相遇是一种美好的缘分,我在14亿多人中能够遇见作家冯老师,就是一种难得的遇见。

我与冯老师初次遇见,是一次偶然的工作接触。2019年11月,我从县教师进修学校调到盐源县民族中学不久,因为工作之便,我们初次相识于盐源民中。他给我的第一印象,是一位儒雅、谦和、清雅脱俗的学者形象。

在后来的交往中,我逐步加深了对他的了解,他是一个非常热心肠的人。在一次电话里,我告诉了他我的业余兴趣爱好。当他得知我喜欢读书写作时,叫我把文稿发给他,如果稿件质量好,可以帮忙投稿给相关的报刊。说实在的,虽然我平时喜欢写作,但只是小打小闹式的业余爱好,做梦也没有奢望文章能在报刊上发表。

于是,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把2018年写的一篇《往事如歌》的散文发给了他,文章很长,有4000多字。出乎我意料的是,2020年4月的一天,我接到他的电话,经他投稿推荐,《往事如歌》在某报副刊上刊发了,并将电子版发给了我。这太大出乎我的意料了,这是我从事写作以来第一次在报纸上公开发表文章,当时真是百感交集,就像小时候过年一样,兴奋了好几天。

在后来我与他相处的时间中,冯老师有时甚至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女儿从小受我的影响,喜欢读书、写作。她上大学后,经常在一些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一些散文及诗歌。出于父亲对女儿的肯定和鼓励,每当她的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后,我都会替她在朋友圈里进行分享。

冯老师看到我女儿的文章后,在没有告诉我的情况下,先后把她的多篇散文向多家报刊投稿。女儿文章的质量打动了素不相识的编辑们,最终在几家报刊发表了几篇,让我和女儿备感欣荣。由于文章在报刊上多次发表,女儿被学校评为“三好学生”,也增强了写作的信心。在读大三时,她编辑出了一本16万字的文集,作为大学的创作成果,受到了学校的表扬和奖励。

冯老师具有民族教育情怀,让我对他的敬重油然而生。2021年5月,他和另外两位作家受邀到学校,为学校文学社社员开展文学讲座活动,让民族地区学生有了一次与作家零距离接触的机会,让文学的火苗在民族地区学生的心中熊熊燃烧。

半生缘,其实就是一生。我生活在草根阶层,回想起我人生的过往,35岁前,都是在坎坎坷坷、曲曲折折中度过的,但我却是非常幸运的。在曲折的人生经历中,我际遇了好几位热心帮助我的人,让我有了今天的成长。我和冯老师的交往,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缘分。在我心目中,他是心甘情愿热心帮助我的老师和好大哥,是我和女儿在写作路上的引航人。

两年来,我的文章陆续发表,有幸加入了中国散文学会,成为一名正式会员。我的散文《盐源的秋》在《人民日报》发表后,学校的高中教师把这篇散文作为语文课堂教学的范文。我不得不感叹,在我的人生和写作路上,我是最幸运的。

人生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,有些遇见,不在眼前,而在未来,人还未见,字已谋面。泰戈尔说:“最好的缘分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,是的,相信有缘的人兜兜转转就会在生命的转角处相遇。”在人生漫长的岁月里,我们愿以文字为纽带,惜惜相守,拨动生命永远的琴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