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你问,什么是大国工匠?或许有人会回答说,所谓大国工匠,其实是每一个平凡的手艺人的执着坚守。

倔强的中国手艺人:拒绝韩国,放弃高收入,守护中国传统文化

 

在微雨蒙蒙的天气中,在杏花疏影的美好景色中,女子们三三两两,穿着汉服,梳着古代的发髻,画着精致的妆容,撑着一把油纸伞,向着你,缓缓而来。这或许是一个人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景色,穿越千年的女子,携着一把伞,来到这里了。

望着那绚丽多彩的油纸伞,闻士善出神了。他心中暗自想到:“还好,当年我没有放弃。”

没错,闻士善就是那个纸伞的制作人。

 

一、童年的记忆

闻士善从一出生,就与油纸伞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他的父亲就是一名油纸伞的制作者,小时候,闻士善总是望着父亲日益忙碌的背影,感叹于父亲的专注。在闻士善的记忆里,自己家的房前屋后都种满了竹子,那一阵阵竹子特有的清香,连现在还在记忆中挥之不去。

后来,油纸伞在闻士善的记忆里慢慢消失了。因为新的材料的雨伞的出现,油纸伞渐渐被人们遗忘了,单纯只靠油纸伞,父亲是没有办法养活一家人的。于是,父亲放弃了制作油纸伞,开始种植水稻、玉米,成为了一个农民。只是父亲的手十分巧,也斩不断自己与竹子的情缘,于是依旧编织着竹篮来补贴家用。

虽然油纸伞不再是闻士善每天都能见到的东西,可是在闻士善的记忆中,那一把把精美的油纸伞始终像一块大石头般压在闻士善的心中,于是,闻士善与油纸伞的关系,其实从来没有结束。

倔强的中国手艺人:拒绝韩国,放弃高收入,守护中国传统文化

 

说起油纸伞,它也有着悠久的历史。雨伞初次是被鲁班的妻子发明的,当时鲁班的妻子因为心疼鲁班被淋雨,就用竹子做骨架,用兽皮蒙在上面做成雨伞。汉代之后,纸被发明了,曾经的兽皮和丝绸的材质渐渐被油纸取缔,变成了我们现在使用的油纸伞。

 

二、油纸伞传人

1989年,闻士善所在的村子的领导找到了他,村中希望闻士善能够继承父亲的衣钵继续生产油纸伞,以此来拉动经济。那时的闻士善还是毛笔厂的厂长,凭借着制作销售毛笔,闻士善有着可观的收入。

但是领导的建议却让闻士善兴奋起来,因为自己即将再次看到油纸伞,甚至真正成为那个制作油纸伞的人。知道自己的儿子要重新制作油纸伞了,闻士善的父亲十分高兴,于是,他赶忙带领儿子来到竹林,教给他选竹子的技巧,并将自己所有的制作油纸伞的技巧都传授给他。

倔强的中国手艺人:拒绝韩国,放弃高收入,守护中国传统文化

 

经过了一年的学习之后,闻士善拥有了制作油纸伞的能力。制伞厂也开始了大规模的生产。可是,闻士善又遇到了难题。因为新的雨伞的出现,现在的油纸伞的销路非常不好,制伞厂的油纸伞卖不出去,大量滞销。

尽管闻士善几乎跑遍了所有的外贸公司,想尽了办法,但是油纸伞依旧卖不出去。许多人抱怨油纸伞的价格太过昂贵了,在价格与实用性的双重打压之下,油纸伞陷入了一片低迷。此时的闻士善已经用光了自己前几年积攒下来的积蓄,他不得不借钱勉强维持制伞厂的运转,但是油纸伞卖不出去,所有的员工的士气很低迷。

妻子曾经不止一次地劝过闻士善,她希望闻士善能够放弃制作油纸伞的念头,另谋出路。但是思考了很久之后,闻士善还是拒绝了,在他看来,这把油纸伞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样,自己有了十分浓厚的感情,可是他如何能抛弃自己的孩子呢?

倔强的中国手艺人:拒绝韩国,放弃高收入,守护中国传统文化

 

三、柳暗花明

在长时间的压抑之后,闻士善终于迎来了曙光。经过一位杭州人的推荐,与杭州交好的日本岐阜市对闻士善的油纸伞表现出极大的兴趣。在日本客户见到油纸伞之后,他对油纸伞提出了一些建议,尽管油纸伞没有达到日本人想象中的要求,但是他们还是买走了60把伞,每把伞的价格是22元。

迈出第一步的闻士善十分兴奋,他注意到了日本人提出的油纸伞的问题,对油纸伞的伞骨进行了改进,经过三年的时间,闻士善终于做出了难度极高的茶道伞。而放眼整个中国,会做茶道伞的,不超过三位。经过改造之后,日本人对新的油纸伞连连夸赞。

2003年,闻士善花了3000元的巨资为村里面买了一台电脑。他把油纸伞的图片和文字介绍放到了日本的电商平台。而这一宣传,油纸伞的订单接踵而至了。一时间,凭着过硬的质量和良好的口碑,油纸伞供不应求。

倔强的中国手艺人:拒绝韩国,放弃高收入,守护中国传统文化

 

曾经有记者找到闻士善,他们希望能够拍摄他制作油纸伞的过程,但是因为闻士善害怕将油纸伞的重要技术泄露,于是婉拒了他们的要求。与此同时,闻士善介绍他们去四川、广东等地拍摄,后来,拍摄的纪录片一经播出就引起了极大的轰动,泸州的油纸伞也成功地申请了非物质文化遗产。这让闻士善十分后悔,自己错过了一个很好的宣传机会。

因此在2018年,非遗视频制作机构想要将油纸伞的制作过程记录下来,闻士善欣然答应。当韩国的油纸伞协会看到闻士善的制作视频的时候,他们希望闻士善能够到韩国帮助他们制作,并且想要购买设备和拍摄全套的制作过程。但是闻士善果断拒绝了,“买过去之后,这把油纸伞就是他们的了。”

闻士善害怕韩国窃取我国的油纸伞的制作技术,于是拒绝了韩国的请求。

正因为这样的一句话,闻士善在抖音上火了起来,他的账号闻叔的伞瞬间多了17万的粉丝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因为卖油纸伞,闻士善已经获得了十万元的收入。闻叔的伞这样一个抖音号,也已经获得了240万的点赞。闻士善和他的油纸伞一时间火遍了中国。

倔强的中国手艺人:拒绝韩国,放弃高收入,守护中国传统文化

 

像闻士善这样的手工艺者,他们也是平凡的大国工匠。或许他们的工作没有切割炸药那么危险,但是他们的工作却与中国传统密不可分。

闻士善如果继续开着自己的毛笔厂,他或许会有一个美好的前程,但是,他终究还是放弃了。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,失败过,沮丧过,却从来没有一蹶不振过,闻士善就自己坚持着,也努力着从没有放弃过希望。因为,他放不下对油纸伞的那份深深的牵挂,在他的眼中,那是他童年的记忆,也是他一生的追求,更是属于整个中国的记忆。

倔强的中国手艺人:拒绝韩国,放弃高收入,守护中国传统文化

 

为了保护好中国的文化遗产,面对韩国极高的待遇,闻士善始终不为所动,因为在他的心里,他的油纸伞,就是整个中国的油纸伞,但是属于整个国家的东西,我们必须保存下来,让它继续流传。

如今,闻叔的伞的火爆也让我们看到了一大批维护中国优秀传统文化,保护中华文化遗产的新兴力量,对于我们共同的记忆,我们还要一起守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