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

名句的诞生

烟笼寒水月笼沙1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商女2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3。

——杜牧·泊秦淮

完全读懂名句

1.月笼沙:月色笼罩着河上沙洲。2.商女:歌女。3.后庭花:指靡靡之音。《玉树后庭花》为陈后主所作。

夜雾如烟,笼罩着寒冷的河水,月光也笼罩着河中沙洲,夜晚我停船于秦淮河岸,恰是邻近酒家所在的地方。歌伎们不知什么是亡国恨事,隔着遥远的江面,正把《后庭花》声声歌唱。

名句的故事

若是光从杜牧的诗作评断他的性格,恐怕会做出他矛盾悖德的结论;有时他显得极有理想抱负,有时却又流连于风月闲情之中。其实无论对诗人做出何种道德评价,都无碍于我们对其创作精妙的由衷赞叹。

在《泊秦淮》这首诗中或可验证上述说法。杜牧生活的晚唐时期,政治上呈现派系倾轧的乱象,牛李党争持续数十年,文人一旦进入官僚系统,势必有所抉择,若不投向任何集团便成为蝙蝠般“非我族类”,无法在这个斗争场域存活。杜牧当时与牛党“党魁”的牛僧孺私交不错,但他却无意于政治角力,只是希望能作为一个“经济致世”的文人,但被卷进斗争势所难免。党争对杜牧的影响是拥有满腹经纶却只能屈居幕僚之职,年届四十的杜牧逐渐失去“学成文武艺,卖与帝王家”的理想,但是放浪形骸之际,他始终冷眼旁观国家陷入沉痾难愈的局面。

《泊秦淮》的杜牧正扮演这种角色。烟月迷蒙的秦淮河上,人心也仿佛罩在一层白雾之中,目光所见是暧昧不清的,只隐约察觉河畔画舫冶艳极乐的风情。原来歌伎们正酣歌畅舞的,是陈后主亡国前夕所作的乐曲。悠悠乐声浮在昏暗的河面上,诗人只能怅然叹息,这个宛如历史重演,或者预言启示般的场景。

历久弥新说名句

《泊秦淮》中艳曲《玉树后庭花》的作曲者陈后主或许不是创作技艺最高明的一个,他耽于美色,喜好饮酒赋诗。当隋文帝杨坚指挥大军节节迫近南京,陈后主仍指挥宫廷乐队,演奏刚出炉的新作《后庭花》跟《临春乐》。

同样帝都位于南京的南唐李后主,则是文学史上赫赫有名的词人,他的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”(《虞美人》)、“剪不断、理还乱,是离愁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”(《相见欢》),连国学大师王国维都说,词是到李后主才开启新的创作境界;然而这番境界,却是李后主在国破被俘后才沉痛体会到的。就连唐朝,原本江山浩浩,国势强盛而拥有数个治世,也因为玄宗在政事上逐渐倦怠,心力转往编制乐曲和专宠杨贵妃,才让安史之乱有大伤国本的机会。著名的《霓裳羽衣曲》见证的正是这段国力消退的过程。

或许艺术家的灵魂与一国之君的角色是先天互不相容的;艺术家将浪漫洒脱的灵魂沉浸在私密情绪中,寻找超凡的美;但治理众人之事却需投身群众,需要缜密而强势的判断。当我们欣赏这些出自亡国之君的艺术作品时,也许会指责他们荒疏家国大事,但实在不能不为这些个人追求与社会身份互相矛盾的灵魂叹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