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霖铃

柳永

寒蝉凄切。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

都门帐饮 无绪,留恋处,兰舟 催发。

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

念去去、千里烟波 ,暮霭沉沉楚天 阔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!

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、晓风残月。

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

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注释

1:寒蝉:蝉的一种,又名寒蜩(tiáo)。

2:凄切:凄凉急促。

3:长亭:人们饯行送别的地方。

4:都门:京城门外。

5:帐饮:设帐置酒宴送行。

6:兰舟:据《述异记》载,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。后用作船的美称。

7:凝噎:悲痛气塞,说不出话来。

8:去去:重复言之,表示行程之远。

9:烟波:水雾迷茫的样子。

10:暮霭(aǐ):傍晚的云气。

11:沉沉:深厚的样子。

12:楚天:南天。古时长江下游地区属楚国,故称。

13:经年:经过一年或多年,此指年复一年。

14:风情:风流情意。

译文

秋蝉凄凉而急促地鸣叫,暮色笼罩着长亭,一阵急雨刚停住。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,

却没有畅饮的心绪,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,船上的人

已催着出发。握着手互相凝望,满眼泪花却无言,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。想到这回去南方的路,

是一望无边。千里迢迢,一片烟波,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

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,更何况恰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,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!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?怕是只有在杨柳岸边,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。此一去长年相别,即使有良辰美景也如同虚设。纵然有千种恩爱之情,又能向谁诉说?

赏析

这是一首描写离愁别绪的千古名篇,是词人仕途失意离开汴京与恋人分别时所作。词中以凄凉的秋景作为衬托表达难以割舍的离情,以及前途的暗淡与渺茫。

上片写临别情景,从日暮雨歇、都门送别、设帐饯行到兰舟催发、泪眼相对、执手告别,依次层层描述离别的场面和双方惜别的情态,犹如一首带有故事性的剧曲,展示了令人伤心泪目的一幕。秋季,暮色,骤雨寒蝉,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,而景物的凄凉无疑是因为心中凄凉所致。这边是“多情”的留恋,那边是“无情”的催发,此时词人心中矛盾可想而知,所以,即便是美酒佳肴,也毫无兴致可言。下句“执手”‘相看”“无语”更使人伤心失魄。寥寥数语,却字字千钧,依依不舍之景如在眼前。“念去去”二句的内心独白,是设想别后的道路辽远,烟波浩渺,暮霭沉沉,衬托出旅人前途茫茫,情人相见无期,景无边,情亦无边。

下片写别后情景。起句先发议论:伤情离别,自古皆然!从个别说到一般,拓展了词境。离别已是极愁苦的了,何况还是在这样冷落清秋时节?愁上加愁,这叫人怎能忍受?于是借酒浇愁。船行夜间,愁醉迷蒙,忽然醒来,拂晓惊起,以为恋人还在,可是所见者唯“杨柳”“晓风”“残月”……离愁别绪如风卷浪涌,不可遏止。“此去经年”以下四句虚写想象别后的情景:长久的寂寞,年华的虚度;后会难期,万般风情无人听,再次把离别之情推向新的高度。

全词语言通俗,感情深挚,勾勒环境逼真形象,描墓情态惟妙惟肖;写景近远相连,虚实结合,层层推进,情景交融:用情含缠绵,凄婉动人;意与境会,余恨无穷,余味不尽。

雨霖铃寒蝉凄切古诗朗诵(柳永的雨霖铃的千古名句)(1)